漏油 重庆机场唯一供油管道关闭

      
漏油 重庆机场唯壹供油管道关闭

记者 朱昕勤 杨帆
        昨日的重庆江北国际机场,秩序井然,一如往昔。
  然而,背后鲜为人知的是,昨上午835分,被喻为重庆航空生命源泉的唯壹一根供油管道,因为局部漏油而紧急关闭了。机场被迫启用3200吨储备航油,才成功保障了当天所有航班的正常起飞。
  但是,这3200吨储备航油,仅能维持3天。一旦供血不足,机场将陷入瘫痪——一场对于机场生命血管的大抢救开始了!
  玉峰山上稻田变油田
  昨晨一醒来,渝北区玉峰山上的玉峰镇环山八社村民段成全,被自家稻田的离奇景象惊呆了:
  3分地的稻田一夜间变成油田,漂满细小油泡。他蹲下身把手伸进稻田,捞起来后满手全是湿滑的油污。从稻田深处散发出强烈的煤油味,熏得他头昏脑胀、胸闷发慌,险些一头跌倒在田坎上。平日里藏在稻田里呱呱直叫的青蛙,不仅集体失声,还一个个远离油污的稻田,跳上田坎,蹲坐在草丛里,哪怕他不小心一脚踩过去,青蛙也麻木地原地不动,全然没有了往日的敏捷!
  莫非埋在田下的重庆机场供油管道漏油了?
  想到这里,段成全一家人和邻居都心头一紧。他们知道,当地埋设着一条航空煤油供油管道,直接通向山背后的重庆江北国际机场。段成全等村民说:其实,两天前,我们就隐约闻到过淡淡的煤油味,但不敢确定是不是地下漏油。今晨起来,味道已经浓得熏人,还严重污染了农田,我们才报警!
  燃油公司启动应急预案
  随即,重庆机场安保、燃油、公安、安监、后勤等部门负责人火速赶到现场。渝北区环保局监测人员也赶来,监测当地水源和土壤有无受到影响。在距农田百米开外,记者就闻到浓浓的煤油味。
  经查,正是段成全家稻田下的200毫米粗供油管道出现泄漏!由于该处管道是从唐家沱码头储存油库,通过地下供往重庆机场油库的唯壹一条输油管道,被喻为重庆航空的生命源泉和血管,全权负责重庆机场航空用油的中国航空燃油(以下简称中航油)有限责任公司重庆分公司立即启动应急预案:
  首先,为防止油管继续泄漏,紧急关闭此段油路的头尾阀门,也因此切断了整条线路的燃油输送。
  其次,时刻准备开启机场备用油库,一旦管道前端(事发段-机场油库)燃油用完,立即开启备用油库,全力保证航班用油。
  再次,抢险人员立即携带相关器材到场,展开抢修。
 
管道漏点昨晚已经锁定
  上午920分,重庆机场生命血管大抢救正式开始:
      要抢修地下油管,必须先掘地(根据相关规定,航空燃油管道须埋设在地下1米~1.5米。工程图纸显示,当地油管埋在地下1.1米~1.2米之间)才能找到油管;而要掘入地下,必须先给稻田排水并收割稻谷!
  由于航空煤油比重轻于水,全是漂浮在水上,为防止排水时煤油污染山下土壤,抢险组找来竹筒,钻穿稻田田坎底部,先行排放底部水源,让接近1厘米厚的油污保持在稻田水面不致流失。同时,抢险组顺着水势开挖排水渠道,既能防止排水乱流,又为环保监测部门提供了监测水源。中午12时,稻田紧急收割完毕后,抢险组立即将运来的10多床专业吸油毡,铺进遍布油污的稻田,清理回收煤油油污。
       漏油 重庆机场唯壹供油管道关闭漏油 重庆机场唯壹供油管道关闭
     抢险人员用专业吸油毡清理稻田里的航空煤油 记者 杨帆 
  抢险负责人介绍,这批吸油毡能迅速吸收超过本身重量数十倍的油污、有机溶剂、碳氢化合物、植物油等液体,但不吸水。记者现场看到,仅1小时,抢险组带来的320升的铁皮桶,分别装了近半桶透明、无色、气味浓重的航空煤油,共约30升。
  经过3个多小时吸油和排水工作,段成全家的稻田被抽干。随后,通过逐步开挖掘地和专业仪器探测,抢险组人员对地下管道漏点展开搜寻。
  截至昨晚发稿时,记者从中航油重庆分公司党政办值班人士处获悉,现场抢险人员已锁定地下管道的具体漏点所在位置,正挑灯夜战掘地三尺,力争尽快修复或更换供油管道。
      漏油 重庆机场唯壹供油管道关闭
   回收回来的航空煤油
 
《漏油 重庆机场唯壹供油管道关闭》 2009081408:43  来源:《重庆晚报》
联系人:采松EHS部
联系电话:021-69106624 021-69106488
传真号码:021-69106489
公司地址:上海市嘉定区金沙江西路1069弄3号写字楼707室
E-mail:shcaisong@126.com   邮编:201803   QQ:2586596373
公司网址:www.caisonglabs.com   http://www.hg-z.com/zt332959/defaul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