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专家:未来十年环境问题或将集中爆发

      

中科院专家:未来十年环境问题或将集中爆发
                          谢高地 (作者是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

      在过去三十多年的经济高速增长中,GDP增长的辉煌使我们有意或无意忽略了在资源环境保护方面的责任,必须指出,有些忽略是为了GDP增长的故意忽略。目前我国进入了环境灾难事件随时会密集爆发和自然资源极其短缺的阶段。如近期接连发生湖南浏阳镉污染事件,内蒙古赤峰市自来水受污染事件,又有消息称,哈药总厂“怪味”多年困扰哈尔滨居民。频繁的恶性污染事件以极端的方式反映出我国环境问题的严峻性。

     我国的经济增长主要还是建立在丰富而廉价的劳动力资源和不十分丰富却较廉价的自然资源基础之上。这是过去30年资源、生态、环境过度消耗的重要原因。

      中国现已成为世界资源消耗大国,进入了持续性生态资源短缺和大范围复合性环境污染的阶段,未来的持续发展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如果不采取综合而有效的控制措施,污染负荷将突破生态与环境承载的极限,并可能出现难以逆转的生态与环境困难。

     就当前来说,水资源的短缺和水体污染已成为我国*突出的社会问题之一。从1980年到现在近30年期间,水资源消耗总量持续增加,随着社会经济规模的扩大,水污染出现了加剧的趋势,多数湖泊、河流受到污染或严重污染,经济的快速增长让我们已经付出了十分昂贵的水环境代价。同时,随着经济的发展、城市化水平的加快、人口的增长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污染物排放现象非常严重,我国废水排放总量、废气排放量、固体废弃物产生量都在逐年增加。

       笔者认为,1950年—1980年算得上是中国再繁荣的政治、经济、制度的准备阶段;1980年—2000年是中国再繁荣的起步阶段;2000年—2020年应该是中国快速繁荣的阶段。前20年的起步阶段,以经济发展为核心,可以牺牲资源、环境,也可以牺牲一部分社会公平,后20年的快速繁荣阶段,经济繁荣、社会公平和资源环境保障都不能偏废,即使为了刺激经济从世界金融危机中率先复苏,也不能忽视资源环境安全保障,否则会重演印尼、南美等国经过20—30年繁荣发展之后突然陷入衰败的过程。

      而2000年—2020年是我国资源环境的战略关键期。首先我们仍处于快速工业化的阶段,这一阶段优良需要消耗大量物质资源。其次资源的供给毕竟是有限的。对西方发达国家来讲,其实力、生产能力、在贸易秩序中的发言权等,基本上确保他们维持在高位的资源需求。中国是快速工业化的国家,作为“世界工厂”,需要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而中国真正融入到国际社会,参与自然资源的再配置仅仅才20—30年左右,这无疑打破了原有资源配置流向,会或多或少受到抵制、排斥,这期间中国在国际范围通过合法国际规则获取自然资源保障的路途肯定充满种种摩擦。

        第三,环境问题由于其科学上的复杂性,人们还难以非常准确地评估和判断环境污染程度是否已经威胁到我们整个国家的安全生存。但尽管这样,已经非常明显的是:(1)过去多年的污染和排放引发的环境后果会随时在今后10年—20年爆发,而且有可能无法治理;(2)我国本来缺乏的淡水资源受到了大规模的、严重的污染,已危及人们的生存;(3)在西方200多年工业化进程中陆续产生过的环境污染问题,有可能在2000年—2020年这短短的20年中在时间、空间上集中出现。

       一个国家的资源环境目标往往会影响该国的政策和行为,中国正在崛起,也正在不可避免地遭遇强大的资源环境约束,中国要超越“大国崛起的资源困境”,所面临的压力是巨大的。由于资源环境问题本身的复杂性,相应政策时间上的不一致性,我国在过去20年甚至50年中,资源环境战略的实施效果不尽人意,其原因主要在于资源环境治理目标过于宽泛和理想化,结果使实施过程政治化和形式化。基于人均资源短缺和经济快速发展的现实,中国有理由成为世界上*珍惜自然资源和环境的国家。对中国来说,环境问题具有至关重要的现实性和紧迫性,未来10年,中国环境问题将面临十字路口,走向何方,标志着这10年的成败。
 
资讯:《中科院专家:未来十年环境问题或将集中爆发》
来源:2009年08月07日 13:08环球网


 

联系人:采松EHS部
联系电话:021-69106624 021-69106488
传真号码:021-69106489
公司地址:上海市嘉定区金沙江西路1069弄3号写字楼707室
E-mail:shcaisong@126.com   邮编:201803   QQ:2586596373
公司网址:www.caisonglabs.com   http://www.hg-z.com/zt332959/default.html